<fieldset id='8zwm2'></fieldset>
<span id='8zwm2'></span>

  1. <i id='8zwm2'></i>
    <ins id='8zwm2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8zwm2'></dl>
      2. <tr id='8zwm2'><strong id='8zwm2'></strong><small id='8zwm2'></small><button id='8zwm2'></button><li id='8zwm2'><noscript id='8zwm2'><big id='8zwm2'></big><dt id='8zwm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zwm2'><table id='8zwm2'><blockquote id='8zwm2'><tbody id='8zwm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zwm2'></u><kbd id='8zwm2'><kbd id='8zwm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8zwm2'><strong id='8zwm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8zwm2'><div id='8zwm2'><ins id='8zwm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8zwm2'><em id='8zwm2'></em><td id='8zwm2'><div id='8zwm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zwm2'><big id='8zwm2'><big id='8zwm2'></big><legend id='8zwm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一支斷箭溫暖瞭孤獨的青春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大學裡的第一年的冬天,我坐在校園裡的長椅上,看一本書。有人走過來,是個男生,他說:"風很大,你穿這麼少不冷嗎?"
            他穿著漂亮的夾克,他戴著一雙十分精致的手套,他還有一張漂亮的臉。
            我沒有回答,我和他,從穿著上已分瞭階層,他來念書,我卻是來拼前途。
            他並不離開,他自我介紹說,他是大三的衛東。
            那是第一次見他,沒有漣漪,也無心動,我不怕冷,就像不怕長時間的孤獨。
            系裡的元旦晚會上,衛東是最出風頭的主持。現場氣氛熱烈,我聽旁邊的女生說:"衛東真酷,尤其是那雙酷酷的黑手套。應該是真皮的吧,聽說他傢裡很有錢。"
            臺上的衛東光芒四射,亮得人睜不開眼。我悄悄退場,操場的燈光映照著宣傳欄,正中央,是系裡獎學金狀元榜,有笑得酷酷的衛東,無所不在的衛東。
            我想,無論男生女生都希望是衛東吧,富有、俊美、才貌雙全。
            星期日的圖書館,又看見衛東。他的書掉瞭一地,我幫他撿起來,看見他的黑手套,我說:"戴手套很好看,可是不靈活,不好翻書的。"
            他的樣子很平淡,他答:"我知道。"他抱著書離開。喜歡外表美好的事物,喜歡和其他女生一樣,留心他俊美的臉,他笑起來,萬人迷的誘惑。
            上帝給瞭他太多。
            於是在投往校刊的一篇散文中,我未署名,寫瞭一點孤獨的心事。我說,曾有人說,上帝給誰的都不會太多,可我卻看到一個又一個幸運兒。我站在我一個人的愚人碼頭。
            我沒想到,他來找我,衛東來找我。他說:"你不該這麼悲觀。"
            他篤定那文字的作者是我。
            我說不是,他說是。他盯著我的眼睛,我心慌,想逃,我好恨他,他憑什麼這樣逼我。
            半晌他嘆瞭口氣:"你真像我。可我要你知道,上帝真的不會給一個人太多。"
            他緩緩扯下右手的黑手套——他的右手,竟隻有一根大拇指!
            他說:"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戴手套瞭,十年前,我的四根手指被生生地壓斷。沒斷的時候,他們修長、精致,可是它們斷瞭,精致也就跟著斷瞭。我曾經想過死。"
            他平靜地說著,我聽得淚流滿面。我說:"不,它們還是精致的,在我心裡,永遠都是。"
            衛東擦去我臉上的淚,用他的右手僅剩的一根手指。他說:"知道嗎,第一次看楊過斷瞭手臂,我想,我和他一樣,是個殘廢瞭。"
            他的聲音平淡而哀傷。我說:"我願意是那個人。"衛東說不,他會拖累我的。我說怎麼會呢,他這樣能幹。
            衛東看著我,眼光愛憐:"你不明白,要怎樣才明白呢?我天天晚上都想著你,可是不能告訴你。我的右手等於廢瞭,我沒辦法上機練指法,不能一次拎四瓶開水,戴瞭手套,我有時拿不住太多的東西。"
            他笑瞭,他說:"真好笑,丘比特的箭射中我,一看,卻是一支斷瞭的箭。"
            我說,我要和他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他畢業瞭,因為斷指的殘缺,他找不到工作。我把和他的戀愛告訴瞭姐姐,姐姐說:"他若隻是衛東,我同情他,他如果要成我的妹夫,我反對。"
            我不能再受苦,衛東和姐姐一樣,這樣對我說。
            "我不願意看到你痛苦,選擇的痛苦。在你還沒為我的斷指和我爭吵之前,我選擇放手。"衛東在電話裡訣別。
            從此,他從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。
            和衛東在一起,每一個人,包括他自己都鐵定我會後悔,因為他隻是一支斷箭。
            我那時不明白,到今天我畢瞭業,我隻有在心裡懷著感謝——我不敢面對我的自私,我隻能感謝這一生,含淚謝他。縱是一支斷箭,也溫暖瞭孤獨的青春。從一開始,註定我無法回報。